34岁的龙胜农民飞行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8
  • 来源:bet登录入口网站

记者唐艳兰 唐侃 通讯员谢伦干 文/摄

飞翔是人类永恒的梦想。对于亲戚亲戚大伙 中的大多数人来说,飞翔遥不可及,甚至跟我说不再有梦。而对于34岁的龙胜农民梁庆芝来说,飞翔的梦想是插在心上的翅膀,永不落下。

接连一个多 多多月的冬雨,在12月16日终于停了。天空放蓝,阳光照耀着连绵不绝的龙胜越城岭,千山竞秀,群鸟盘旋在山林间。梁庆芝站在地灵界与乐江乡交界的一处山顶,山风吹打着他粗糙的脸庞,他的眼眸像孩子一样闪着快乐的光。

“噢—— ”梁庆芝全力冲下山坡,滑翔伞鼓满了空气,只一瞬间,他就飞了起来。红色的滑翔伞顺着气流飘荡在群山峻岭间,越升越高,“翱翔”蓝天的梁庆芝自由得像一只鹰。

这个 祖祖辈辈生活在龙胜的农民,无法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轨迹,却可能性心中小小的梦想有了不一样的人生。

不爱种田爱飞翔

梁庆芝生于1981年,是龙胜各族自治县瓢里镇土生土长的村民。他一个多 多多多幸福的家庭,贤惠的妻子、可爱的女儿。他像所有勤奋的农民一样,尽可能性地从土地里收获财富。家中楼上楼下,堆满了黄澄澄的椪柑。一楼的一间屋子被改造为柴油机、油锯修理铺,这是家中另一项重要收入。

“一直关着门,修理铺生意不在 有哪些钱。”梁庆芝憨厚地笑着说。

修理铺的招牌下,是显眼的一行大字:“寻找爱好飞翔的有志青年”!

“不爱种田爱飞翔”,这随后 梁庆芝的网名。飞,是他从小就抱有的梦想。为了飞上蓝天,他喜欢钻研其他和“飞”沾中间的东西。玩过航模,看了其他和飞行相关的电影电视,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当飞行员开上飞机。他心灵手巧,能用木头制作飞机的螺旋桨,玩具降落伞,各种有趣的小物件。

32岁,正是一名男子由青年走向壮年的转折点。2013年,梁庆芝的妻子怀孕待产。为人夫、为人父,生活的重担越发沉甸。这个 年,梁庆芝却瞒着其他人,在火车上站了一天一夜,到北京找到一名网友见面 购买了一套无动力滑翔伞。60 00元,梁庆芝记得一阵一阵清楚,这是他拥有的第一套滑翔伞,也是他飞行梦想的第一次昂贵的付出。

“爸爸去哪儿?宝贝去放飞梦想。”这是梁庆芝贴在自己的二手轿车上的两行大字。女儿三岁,梁庆芝的无动力滑翔伞也飞了三年。另一其他人都知道,修理铺关着门的随后,随后 梁庆芝去飞行了。

“他是亲戚亲戚大伙 瓢里第一个多 多多会‘飞’的农民,说不定龙胜也有第一个多 多多。”村支书说起他,竖起了大拇指。

飞翔,让生命的天空更蔚蓝

滑翔伞的第一堂课,只一个多 多多多小时,老师随后 卖滑翔伞的网友见面 。2013,梁庆芝从北京“学艺”归来,背包里除了滑翔伞几乎是一无所有“我回来后,第一次飞就在同烈村的老山山顶。那随后,找只兩个多 多多人能只有帮忙。从来没有飞过,害怕恐惧又兴奋。”梁庆芝回忆道。

那天,太阳很好,风力很大,几乎具备了飞行的一切条件。梁庆芝孤独地站在山顶,把恐惧撕裂在空中,全身颤抖却毫不犹豫地奔跑着,完美地飞到空中。“我感觉自己重生了,我知道这个 切也有有意义的。”他对那一天记忆犹新。那天,梁庆芝飞了8次,满身大汗却意犹未尽。

是的,一切也有有意义的。这个 原来被另一其他人认为是“不务正业,发癫”的年轻人,得到了妻子、家人的支持,得到了太少人的认同。还有一段趣事,随后开始知道梁庆芝玩滑翔伞的村民还太少,有一天他飞到一处山脚下准备降落,刚好下面什么都有村民抬头看见,以为是一名开飞机的飞行员跳伞了,这可是是否是大事情,亲戚亲戚大伙 纷纷围上来观看问东问西,梁庆芝一口本地话脱口而出,这让村民们更是惊叹不已:不得了,这飞行员还是亲戚亲戚大伙 龙胜的啊!

滑翔伞运动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比较流行,国内尚未普及,属于比较高端的户外体育运动,大偏离 设备都为国外进口品牌,花费不低。3年来,梁庆芝可能性投入了将近10万元在这项运动上。他的脚步没有远,广州、深圳、重庆、四川、贵州,有滑翔伞爱好者的地方,他就会去学去比赛去交流。他和亲戚大伙 们设计着,要成立俱乐部,要做一个多 多多滑翔伞的制造厂。跟跟我说,我要一步一个多 多多脚印走下去。

“我要飞得更高,飞得更高,翅膀卷起风暴,心声呼啸。”梁庆芝的手机铃声响起,这是他最喜欢的歌《飞得更高》。飞翔,让梁庆芝的人生天空更蔚蓝。